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双电源自动转换开关 >

广州骑行队韩国行 夜宿汉拿山遇热心东道主(图

更新时间:2021-10-13

  记者在随广州梦骑行队千里纵贯韩国时,蓦然想起这句话,进一步延伸出“当我骑车时,我在想些什么”。我在想,韩国的单车道修得很棒,但无奈红灯太多;当地的车行很多,但以骑车作为健身方式的韩国人不算很多;很多地方都有露营地,但季节性太强,严重影响其发挥功能。

  在长达600多公里的山地公路骑行中,记者对韩国体育运动和文化作了深入的观察、采访、探索,也积累了很多有趣的见闻,在此和广大读者分享。

  没有中国特色的广场舞,也鲜见各种群体健身活动,作为体育强国的韩国,体育人口哪里去了?

  韩国位于亚洲东北部,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,是广东省面积的一半多,三面环海,以山地丘陵为主。在选择骑行路线的时候,对地理环境信息的掌握相当关键。

  当然,济州岛闻名遐迩,广州梦骑行队决定把纵贯韩国的起点放在这里。9月4日,车队从广州出发,经转香港抵达济州岛,车辆组装完毕已是凌晨。于是,大家的第一顿韩餐只能是在便利店品尝韩国泡面。

  第二天一早,大家先到港口咨询前往釜山的船票,在得知韩国中秋节放假5天,其间航运暂停的消息后,果断决定缩短济州岛骑行,两天时间意味着无法按照预定计划环岛骑行,汉拿山因此成为唯一目标。

  放弃接近海平面的环岛骑行,就注定了要面对连续不断的爬坡。“这里的坡很陡,而且长,实在骑不动就只能推车走。”车队医疗官杨芳说,这位医务人员也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长坡路段。车队就这么边骑边推,朝山半腰的观音寺进发,翻越汉拿山已经不可能,只能在观音寺野营地露营。

  虽然有路标,但找寻野营地并不顺利。中途大家一度想放弃,就地在山野中露营,好在有“僧敲月下门”的启发,队长宝哥敲开了观音寺的门,黑夜中身穿白袍的僧人友好地接待了车友,并手绘地图指明了野营地的方向。

  由于暑期已过,野营地进入淡季,只有两个家庭在此露营,没有电源更没有热水。车友们四处打探营地配套设施,发现水房只有一个韩国人在清洗餐具。或许是看到饥肠辘辘的中国车友处境艰难,乐善好施的韩国人主动提出为大家煮泡面,车友们顿时欢欣鼓舞。

  这位韩国人名叫安泳泰,是一位在首尔工作的“80后”。“我有两周假期,用5天时间来这里露营,写写日记、冥想、看看星星”安泳泰笑着说。很快,他就为广州车友煮好了泡面,还有红薯、紫菜,一顿丰盛的晚餐就此完成。当听说大家是从中国广州来,准备骑车到首尔去看亚运会时,安泳泰情不自禁地伸出大拇指。特别是听说车友郭道宁已68岁时,他更是握着老伯的手连连鞠躬,“你和我爸爸一样大,真佩服你。”

  待大家用完晚餐、洗刷完毕,安泳泰带大家去看他的帐篷,“朋友先离开了,如果你们愿意,可以睡他的帐篷。”第二天一早,安泳泰就为大家准备好了早餐,并为大家送行。骑行第一站遇到热心的韩国朋友,让大家对这次骑行充满期待,这将是一次友谊之旅。

  “广州梦,亚运情,仁川行”千里纵贯韩国亚运骑行活动圆满进行,我的心头大石总算放下了,因为一开始大家都担心车队年龄最小、块头最大、装备行李最多的“小骑友”——广州日报记者孙嘉晖,能否适应这么高强度的骑行。结果,他在骑行中的表现令我们折服。

  按过往经验,出国骑行都会尽量精简行李,但他一定要带笨重的摄影、电脑器材,还有帐篷、防潮垫、睡袋等,总负重超过30公斤,这肯定会影响骑行。在骑行途中,我发现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,他虽然没有我们骑行的路程、经验多,但从小喜爱单车,车技一流,还给我们露了一手绝活。在漫长的骑行中,他经常说笑、歌唱,让大家开心,为骑行增添了几分乐趣,成为车队的“开心果”。不管是领骑、收队,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,他还做了很多功课,为大家讲述沿途的风土人情、历史掌故,令大家收获多多。

  我是一名志愿者,广州亚运会期间为来自亚洲各地的朋友提供服务;如今来到韩国,我们也乐善好施,将中国广州的善意、祝福带到韩国仁川。